我们还需要两名女医生